一貫道天皇學院

講座心得分享:彌勒圖像與信仰

賴建攸(日碩班109級)

  有幸能聽到靜宜大學中文系助理教授簡佩琦老師的「彌勒圖像與信仰-流傳與演變」講座,分享關於佛教的塑像,從佛教傳播方式來了解塑像。老師生動的教學方式,以及豐富簡報資料,聽完演講後依然有著深刻記憶。老師首先介紹:初期表現佛的形式,以轉輪或蓮花代表,找不到人形的塑像,之後經由亞歷山大軍隊帶來的希臘文化與印度文化,形成犍陀羅及秣菟羅式的佛教藝術發展,是影響後來很大的佛像雕塑形式,在貴霜王朝的領土就包含了犍陀羅(希臘式)與秣菟羅(印度式)這兩個地方的風格,並效法阿育王時代廣建佛塔、佛像,因此在這時期中的佛像大多是犍陀羅。經由絲路犍陀羅傳到了西域等地,在西漢時期進行早期的文化交流。

  老師接著說明:塑像以菩薩為形象,因為剛塑像時不以佛陀為對象,用成佛前的形象如悉達菩薩、觀音菩薩、彌勒菩薩,貴霜王朝更是以犍陀羅風格去塑像,則參考基礎是釋迦摩尼佛太子形象,有西方面孔的髮辮自然捲、深目、高鼻,衣飾披天衣且線條鮮明以瓔珞為裝飾,辨別菩薩時有三個方式:頭髮、冠飾、持物特徵。早期佛像相似度高,辨別彌勒可以在頭髮會紮成「∞」的髮式,左手會手拿水瓶可得知,手有持蓮花或花鬘可能觀音菩薩。

  講座中也對佛缽的意涵作了詳細的講解。佛缽現為海龍王保管,當彌勒下生時由四天王獻佛撥給彌勒,正如之前獻給釋迦摩尼佛一樣,缽代表正法,當缽以去佛法漸滅缽會保管,當機緣成熟時缽會重現代表有佛承接上一個佛的法,如同世尊將袈裟交給大迦葉等待彌勒下生,彌勒出世初:先度世尊遺法中弟子,出家人及受三規五戒八齋法供養三寶者,後再度有緣,佛缽是佛教信仰中獨特的符號與象徵「正法流行佛缽存世緊密相關」。

  從早期的彌勒塑像來看,大約有幾項特徵。婆羅門形象有束髮式且手持水瓶的菩薩像,碑是古老藝術形式,造像碑自佛法東傳以來,受中國傳統刊石立碑影響,與中原的碑刻傳統相結合,於是出現佛造像碑和造像題記。老師的簡報展示了單尊思惟像以佛陀太子形象,分為有馭者愛馬的結伴跏趺坐手托額成思考狀的太子,另一個是沒有馭者及愛馬的思惟像。有關彌勒的造像碑在麥積山10號洞裡,刻劃多寶佛、釋迦佛、彌勒佛為三世佛。彌勒造像碑有站姿、椅坐、交腳坐不一定有持物。敦煌石窟是保有彌勒信仰資料豐富的地方,光是彌勒就非常精釆,多達百處。老師說明了早期為什麼彌勒信仰能夠流行起來?因為彌勒菩薩的願力的關係,讓早期的佛教有相似於「淨土」的思想,受到佛授記後將來必定成佛,敦煌許多的石窟中發現彌勒塑像碑,刻劃在彌勒上生道兜率天宮修行說法為補處菩薩,之後等到時機成熟後下生到人間化娑婆為蓮花邦成為下一尊佛,推測當時人們有著彌勒信仰。彌勒經變所描述的是彌勒上生、下生兩部經,敦煌石窟大多有彌勒說法、兜率天、龍華三會等情形,敘述彌勒在兜率內院說法的情景、兜率天宮的殊勝、以及往生兜率天的修行方法,彌勒下生經則在描述彌勒下生時,天下太平,彌勒佛在龍華三會中說法渡眾的盛況,彌勒下生經,在彌勒成佛時閻浮提已經成一個淨土於人間中說法渡眾。(詳細可參考李玉珉〈敦煌初唐的彌勒經變〉,《佛學研究中心學報》第5期)彌勒倒裝降世的故事廣泛流傳民間,現今所看到的彌勒形象為《宋高僧傳》裡的釋契此「形裁腲脮,蹙頞皤腹,言語無恆,寢臥隨處」的大肚彌勒,留有一偈「彌勒真彌勒時人皆不識」,彌勒的信仰因此在民間廣為流傳,有著深遠的影響。